颜珝

【裘杰】Madman And Gentleman

“哟~我们的假绅士回来了。这次又放了几个人?不会是一败涂地了吧?哈哈哈……”红发的小丑看到杰克的身影出现,本就向上挑的嘴咧的更大,晃悠着坐着的椅子,大声的挑衅着。

“啧,疯子。”杰克摘下面具顺手砸在裘克头上,头也不转地往前走。

“喂!你!!!”裘克揪掉挂在卷发上的面具,瞪着杰克的背影,就把面具摔在地上要来上一脚。杰克的声音便从不远处飘过来“下一场还是我,把面具给我放好了。”“切!放心我肯定会帮你踩碎的!”似乎是不服气地嚷了一句,裘克看着地上的面具,咬牙切齿的样子好像下一秒就会把它变成碎片,直到杰克的背影完全消失,他才蹲下身把面具捡了起来,随手撇在桌子上,转身走了几步却又折返回来,拿起面具拂去了上面的灰尘,“不用谢我,胜率那么可怜,再被笑话可就太惨了。”

……

新的一局“游戏”开始了,杰克哼着歌,摆弄着自己的钢爪,如果此时他前方没有求生者在拼命奔逃呼救,旁人看来他不过是悠闲的散步。

杰克享受这种感觉,享受追捕猎物的感觉,即使最初因为他的绅士风度——即公主抱,许多求生者会送上门来只为被抱,但很快他们发现,那个怀抱,不过只是致死毒药刚入口时的甜蜜,离开那个带着玫瑰花香味儿的怀抱,迎接他们的是冰冷的“狂欢”之椅,在头晕目眩和后背撕裂般的疼痛中被送回庄园,虽然他们并没有真的死去,但那滋味并不比死亡好受多少,同时还因杰克带给他们的并不那么绅士的结果而感到震惊和恐惧。杰克极少放过他的猎物,或许正是因为喜爱这一点:猎物们被折磨得痛苦至极的同时还能感受到美好幻想破灭的彻骨的绝望和恐惧。而胜率低的真正原因,或许是因为杰克过于悠闲享受追捕的过程导致大部分求生者借机逃走了吧。

杰克看着前面几乎精疲力竭的求生者颤抖着拼尽全力逃跑,不由得想起了裘克给他的外号,假绅士。不错,披着最温柔的外表做着最残忍的事情就是他这样的吧。杰克自嘲般在面具下笑笑。这时大门通电的声音响起,机械齿轮摩擦着带动大门打开。杰克看到他追着的那个求生者明显地精神振奋起来,加快速度向大门跑去。该抓住他了,杰克这样想着,加快了移动速度。但是面前的求生者却突然倒地,飞过来的还有一个火箭筒。

“我说你啊,老太太遛弯呢走这么慢?你速度是最快的不抓他玩什么呢?”裘克的一头红发先晃了出来,接着整个人也从旁边的汽车旁钻了出来,拎起倒在杰克脚下的火箭筒扛在肩上。“快点,把他绑椅子上,你还能混个平局。”裘克看着杰克半天没有动作,用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我冒着被处罚的风险来帮你提胜率你在这发呆?另外,你可不要误会,我来只是因为看你胜率太惨了可怜你一下。”杰克看了裘克一眼,没有说话,拖起地上的求生者绑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当他们同时被送出游戏时,裘克似乎听到了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了一声:“谢谢。”

果然,裘克因为擅自违反了“游戏”规则,受到了相应的处罚。至于具体的处罚内容,杰克并不清楚,他只是看到了裘克一瘸一拐走回来的身影。
晚上,他又看到了裘克,还是坐在那张桌子前,只不过摘下了小丑面具,头发更凌乱罢了。听到了杰克的脚步声,裘克抬起了头,还是相同的笑容,不过眼里似乎多了一些别的什么。杰克只以为他又来挑衅,想绕过他,却被裘克用火箭筒挡住了路。

“喂,假绅士,我好歹为了帮你被处罚了,你是不是也得道个谢什么的?”裘克一手支着火箭筒,另一只手撑着脑袋看着他。“我道过谢,如果你耳朵不聋的话,况且我也并不需要你的帮助。”杰克忍着想要把他的火箭筒连人一起掀翻的冲动说。“啧,真是虚伪。”裘克突然站起来,把杰克抵在墙上,掀开了他的面具,眯起了眼睛。“想打架吗?乐意奉陪。”杰克举起钢爪,对准了裘克的脖子。但是他的手腕很快被裘克捉住固定在了墙上,他想挣脱时裘克的脸却突然在眼前放大,唇上温热的触感让他有些缓不过神来。

裘克到底受了什么处罚?杰克心中只回旋着这样一个想法。算了,看在他好心帮我的份上,就不和他计较了。

——————————————————————————
@子言召玉 生贺,熬夜肝出来了
很抱歉实在是垃圾,因为时间不够到最后有些ooc,细节也没有处理好,等我考完试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再修润一下。。。感觉延伸一下是把刀?(×
不管怎么样,生日快乐。

透明文手小秘密

是。。。是我本人了

燕余: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画了mlc
超喜欢他可惜我不会画画。。。
有参考良太的画
表白良太w

诸君,我喜欢夏天的夜晚!
因为没有了太阳那么强烈的光照所以夜晚是温暖而舒适的,风里带着夏天的味道!有着青草的香气,好像还有一种海风的感觉,带着海水的咸腥但是并不重。明明是内陆城市但是却有这种味道啊w
这种时候超适合听拿不拿和蜜柑星的歌!两位让我爱上夏天的P主。说起来听了这首歌之后就一直很想等一次黎明呢w

【杰佣】战争后遗症

鲜血,同伴的尸体,战场上方盘旋着的乌鸦……

奈布只觉得脑内被一道电流穿过似的疼痛,耳边蜂鸣声缠绕不断。周围的场景已不是那个荒僻阴森的教堂,而是那个战场。头顶响着敌人轰炸机的轰鸣声,炸弹似乎就在耳边炸开,身上的旧疾也开始隐隐作痛。“砰!”密码机因短路导致的爆炸发出的声响和指尖的电击灼烧感将他拉回到现实中,重新集中精神破译眼前这台密码机。

不错,他现在正身处“游戏”之中。佣兵,奈布·萨贝达,上一次战争的幸存者之一,同战友,空军玛尔塔小姐来到了这个庄园,参加了“游戏”。

那次战争对于奈布来说,不仅仅是给他的身上多来了好几个弹孔。当时他腿部中弹,肩膀还被削进了一块炸开的弹片。疼痛和失血过多让他瘫倒在战场上,失去了所有弹药和武器的他看着同伴一个个被炮火击中,倒下,挣扎,最后在自己身边变为冰冷的尸体却无能为力。这对一个男人,一个上了数次战场的战士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小的伤害。从那以后他就有了非常严重的战争后遗症,严重到甚至不得不退役。

即使是在“游戏”中,战争后遗症也在无时不刻折磨着他,例如此刻。奈布的身体现在微微有些颤抖,不知是因为刚刚的触电还是精神压力,密码机接连短路爆炸,奈布相信他已经引来了监管者的注意,此时他的心脏已经感受到了监管者的到来,沉重的撞击声充斥回荡在他的耳中。震的他有些头晕,汗滴落在密码机上,他想要立刻奔逃,但眼下密码机就将要修好,他无法舍弃。

“嗡——”随着引擎扭转的声音,密码机连接的灯闪烁了几下,亮了起来,奈布来不及松口气立即狂奔,但后背撕裂般的疼痛让他慢下了脚步。又是一下,奈布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坐倒在地。虽然他尽全力挣扎着移动,却还是赶不上监管者的速度。

要被送回庄园了吗?

至少还修好了一个密码机。

这么想着,他不再挣扎,等待着接下来熟悉的被气球绑起来的失重感。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落入了一个怀抱。

一个带着玫瑰花香味的怀抱。

明明是监管者却意外的令人安心呢。

杰克看着怀里晕倒过去的青年蜷成了一团,没有挣扎,一种放松下来的样子,心中不由得好笑,在面具下勾起了嘴角。

被抓了还能一副享受的样子,还真是特别又可爱呢。

反正也不少你一个,这次就放了你吧,小甜心~

fin.

——————————————————————————

嘛~心情不好突然就很想写这个,写得很乱谢谢能够看完,所以说现在真的是什么都不会写了呢w

emmmmm很带感但是十个什么的根本达不到吧www

如以往一样坐在窗前,平日里钟爱的白色此时在天空中非但未让压抑的心情略微缓解,反而更压的人喘不上气了。

视线穿过层层楼房看到远方的街道上穿行而过的车辆,思绪飘回了幼时在姥姥家,趴在阳台上,拿着望远镜透过几栋老房子的缝隙看到了远处公路上的车辆。那时仅仅是这样看着,便几个小时不会腻烦。

桌子凌乱不堪,却没有收拾的兴致,耳鸣和眩晕交织在一起让人难以忍受,令人生厌的灰黑色飞虫在眼前晃着,停在了窗户上,抽出一张纸巾想要结果了它,转头再看它却已隐藏在了装有黑色纱窗的窗户上,难以找到,也便罢了。

窗台上朋友送的多肉已经干瘪,顺手浇了些水,遇到这样的主人,真是对不起。

扯下发绳,头发散落在颊边,洗发水的味道传入鼻中,发尾带着潮湿的凉意贴到颈上,倒有一种窗外天气的感觉。

弓起身缩到椅子里,腿也缩了进来,抱着双腿,下巴放到了膝盖上,看着白色的桌面,听着屋外钟表指针行走的声音,时间便如此流逝了。

想要写点什么,却发现什么都写不出来。明明已定好主题的文章,此刻却连开头都无法写出。

这样根本赶不上别人,这样根本超不过别人,连自己的目标都难以达到啊。

“想要写出带给人情感冲击的文字。”却无论如何无法做到啊。

再看向窗外,依然阴沉,雨却好像停了

完结撒花!我永远喜欢林宪明!!!

嘛,作为作家粉,还是错过了给芥川桑祝贺的时机啊,非常抱歉芥川桑!!!<(_ _)>,但是给文豪写任何东西都是用拙劣的文笔献丑吧。。。芥川先生,今后也会更加的喜欢您的!您的所有作品也会努力全部读完的!!!芥川赏的获奖作品。。。。也会尽力补的!!!(虽然很难补完)您永远是我最喜欢的短篇小说作家!!!

芥川龙之介生贺

#ooc严重
#赶在日本时间前把这篇抢出来了

今日港口黑手党倒是清闲,难得芥川有不执行任务走在街上的时间。

平日里黑手党的杀人鬼,芥川龙之介,此时穿着常服,面上依旧不带丝毫感情,步伐紧促,倒是一副正在执行任务的模样,但他足下的路所通向的地方,却是,甜品店!

芥川本以为会在甜品店下班前去买上一份红豆汤,时间刚好够,但却被从拐角处闪出来的一个白色的人影截住了。

眼前不是别人,正是中岛敦。

若放在平常,芥川定会贬低对方一通然后再和他打上几回,但今日却了无此念头,加快步伐想要绕过此人,但是这人好像就是存心不让他过去,硬是把芥川逼停下了脚步。

“怎么,人虎,是太闲没有事情可干了所以来挡在下的路?”芥川抬眼看向敦,却见他面红耳赤,一副想说什么却又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

“咳,芥川,那个,我听太宰先生说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所……所以,给你买了这个。”青年脸通红到了耳尖,只顾低下头,把手上的东西递出去,倒像极了半路堵学长送礼物的小学妹。

芥川看向他手里的东西,只看包装就能看的出来,那是一份红豆汤,而且显然是自己常常光顾那家的,这家伙,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喜好?还有生日,自己的生日已经多年未过,也没几个人知道,自己也不曾在意,但为自己准备礼物的,居然是他。

“虽然在下并不想要你的礼物,但是看在我们曾经合作过的份上就勉强收下。”芥川接下那个袋子,又看了看仍旧是一脸紧张的敦,转过身,向前走去,还未走出几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停了下来,“还有,谢谢。”
若不是四周只有自己与芥川两人,中岛敦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但他看着芥川愈加远离的背影,急忙追了上去。

“等一下,芥川!”芥川停下了脚步,看向匆忙追来的青年,虽是没有停下脚步,但却是略微放慢了下来。

“芥……芥川……”敦再一次横到他面前,拦住了他,气喘吁吁的说,“明年的生日,一起过吧!”

说罢,敦满怀期冀地望向仍旧面无表情的青年。却未曾想他绕过了自己,继续向前走去。

“诶?等一下,芥川?!”他还想再次追上去,听到远远地抛过来一句话。

“姑且答应你,明年,还是红豆汤。”

fin.

这里是一些碎碎念,努力把这篇抢出来了,本来还想写太芥的可是没有时间了,芥川桑明年我一定会写太芥的,虽然我不吃【暴风哭泣】,还有啊,今后也会更加的喜欢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