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れ木

夜空は綺麗ですね

仗助是真的天使本人了

我爱了【爆哭】

——————————————————
我哭了,仗助太可爱了他怎么会这么好呢???老天这个男人怎么浑身都散发着该死的可爱气息(?)
从五部厨晋升为四、五部厨

【Theseus/Newt】Talent·续

#cp:Theseus x Newt

#非原设定

#是前文的补充说明,嘛重心并不在这篇上面,前文请戳主页(自从lof改版之后我就不会用手机链接了x)

#新年快乐,诸君

提到Newt,人们第一反应都是“Theseus Scamander的弟弟”。笼罩在哥哥的光环下,Newt的光芒似乎暗淡了许多,甚至大部分人看来,他是个古怪的不能再古怪的人。

实际上,Newt Scamander,是个对于神奇动物格外热衷的“怪胎”,同时他也是个天才。他在神奇动物这方面拥有令人惊诧的天赋,没有人能比他更好的了解那些动物,也没人能比他更受动物喜欢。大抵是因为和动物呆久了,Newt并不擅长人际交往,二十九年的人生中,他的好友屈指可数。但Newt本人对此并不怎么在意,对他来说,比起一个朋友,或许一窝快破壳的鸟蛇更重要。

哦,或许在不擅长这一项还要再加上一个:Newt Scamander不擅长处理他和他哥哥的关系。

当他第一百零一次把魔法部的猫头鹰脚上拴着的一封厚厚的信拆下来,读都不读直接拿过一张散落在桌子上的信纸刷刷地写上“Sorry,I'm busy.”绑在猫头鹰脚上之后,他的美国麻瓜朋友Jacob终于按耐不住好奇,问道,

“Newt,那是谁的信?”

“我哥哥。”

Newt正把信封拆开,扫了一眼,看到末尾熟悉的“你什么时候回家,我们一起吃个晚饭?——你亲爱的哥哥”,挑了挑眉,把信纸折好,走下他那个施了空间魔法的箱子,把那封信随手扔到角落,和一沓信堆在一起。

“呃……你们关系不好?”

Jacob跟在Newt身后走进箱子,拿起一封相对较薄的信,

“我可以看看吗?”

Newt微微一偏头示意他自便,Jacob拆开信,一行行地往下读,

“我亲爱的弟弟,

    我们已经有两年零三个月十四天没有见面了,我很想你,

    家中一切都好,父亲和母亲还是老样子,你的房间被我保存的很好,放心你在霍格沃茨的课本和小收藏,它们都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魔法部那边我已经处理好了,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回神奇动物司来上班,对此,我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

    另:你什么时候回家,我们一起吃个晚饭?  

  

                                            ——你的哥哥

                                                    Theseus”

Jacob读完了信,眉毛一高一低的拧在一起,盯着信纸,张着嘴,半天才出声说,

“呃……我没想到你们英国人也会这么……这么直白地抒发自己对兄弟的感情。”

Newt正聚精会神地摇晃着一个小瓶子里的溶液,听到这话他甚至没抬头去看一眼Jacob,

“嗯……不,实际上我知道的只有Theseus这样。”

Newt说完之后,半天没有得到Jacob的答复,以至于他不得不从自己手中的实验中抬眼看一眼这位美国朋友,却发现Jacob以一种极为奇妙的眼光看着他,要说就是他被Qunnie下了迷魂咒时的眼神,

“哇哦……那你哥哥一定很爱你。”

Newt觉得自己一定是被Jacob洗脑了。

他站在英国伦敦的魔法部大门前,内心怀疑起Jacob的麻瓜身份。

“你应该回去看看他,他真的很想念你”

Jacob用那双包含深情的眼睛看着Newt,让他心里直发毛。

“呃……可是我很……”

“很忙是吗?没关系,你的神奇动物由我来照顾,放心吧还有你的女助手会告诉我一切事宜……”

“但是……”

Newt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是他被Jacob推着往箱子外面走。

“没有但是,快点,你们巫师不是有什么‘幻形移影’,咻的一下就可以到另一个地方吗,还来得及,去和他吃顿饭……”

Newt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箱子外面,Jacob正从里面把箱子关上,箱子彻底关上时,他探出脑袋,说了最后一句话,

“Newt,我不清楚你们兄弟间的关系,但是我认为,面对总比逃避要好。”

随着啪的一声,箱子合拢了,只剩下Newt站在空荡荡的房间地上盯着自己的那个箱子。

Newt其实并没有和Jacob说,因为他知道他说完了之后Jacob一定会用一种“你们英国人”的眼神盯着他。

他躲着Theseus还有一个原因,

Theseus吻了他,在他去打仗之前。

Newt并不太明白哥哥的吻的含义,与其揣测Theseus的想法,还不如搞明白他自己的。

Newt并不讨厌,或许因为那是他哥哥,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他只记得Theseus那双刀削一般的薄唇并不像看起来那样锋利——一如他在魔法部的唇枪舌战中脱颖而出一般,而是温热的、柔软的、像是他一向对Newt表现出来的温柔那样。

结果是Newt落荒而逃。

并不是厌恶,是在面对太强烈的爱意时下意识的逃避,以及,对自己内心快要磅礴而出的情感的掩饰。

但是当站在魔法部门前时,Newt还是意识到自己无法这么快的正视自己内心的情感。

当他准备转身离开顺便打开箱子告诉一下Jacob实际上箱子还在我手里另外那种魔法叫幻影移形时,他听到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

“Newt!”

不等他回头,他就被一双温暖有力的手转了过来,肩膀一沉,脖颈被软软的卷毛搔得痒痒的,一个熟悉的味道飘入鼻腔,

“Newt,我很想你!”

Theseus Scamander,魔法部的首席傲罗,Newt的哥哥,此时正紧紧地拥抱着他。说真的,这副样子让Newt想起了前些日子看到的中国大猫,他不禁伸出手抚了抚哥哥的背。

“我也是,哥哥。”



————————————————————————

抱歉这篇好像更乱了,文风乱七八糟,时间太久了也不知道要写什么了,嘛,考完试可能会写新文什么的x

【Algebra/Geometry】关于设定

Algebra,穿着西装衬衫马甲,戴金属框架眼镜的经典英国人,头发颜色很深,分不太清是什么颜色,即使有些卷也梳的很整齐。外表严肃严谨,实际久了会发现他是个毒舌、英式冷幽默的人(真的很冷),但是逻辑思维相当强。是个看上去就值得信赖的人。

Geometry,喜欢穿衬衫不系领带和最上面的扣子的英国大男孩,实际和Algebra差不多大,因为金发蓝眼白色的衬衫和阳光的笑容让人觉得他偏小。思维活跃,反应敏捷,是常说的“聪明人”的类型,看似常常挂着笑容像是一个孩子心性的人,但是事实却是在正经时候非常靠谱稳重的人。

Algebra和Geometry是多年的搭档和好友(以及恋人),两人的关系之前被Geometry戏称为“难舍难分”,总是一起出现。Algebra面对Geometry时意外的腹黑,常常一脸正色地为自己的各种行为找到理所当然的原因,让本来逻辑思维就没有他强的Geometry找不到反驳点,他本人乐在其中。Geometry貌似在相处中常常吃瘪,但实际上他所做的比起Algebra的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都是些类似小孩子般的玩笑和恶作剧。比如把Algebra叠好放整齐的领带一条条打开折上乱七八糟的皱褶(这对不幸罹患强迫症的Algebra非常有效),以及出去的时候把Algebra丢下自己躲到一边等等诸如此类。总而言之,两人的关系是轻松而又不失调笑的,气氛自然的像是共同生活了数十年一样(然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注:Algebra是路痴,而Geometry对于方位和路线格外敏感

————————————————————————

在图书馆大战那个活动发了Algebra,这次把两个人都补上了,之前有发过写的东西(很渣半夜随手写的),有兴趣请自行移步到我的lof看(lof改版后我就不会用手机链接了),不过最近没有时间写更多

【Algebra】个人向介绍

【姓名】:Algebra【代数】


【性别】:男


【职业】:不明


【世界观背景】:特定学科拟人


【外貌】:Algebra,穿着西装衬衫马甲,戴金属框架眼镜的经典英国人,头发颜色很深,分不太清是什么颜色,即使有些卷也梳的很整齐。外表严肃严谨,实际久了会发现他是个毒舌、英式冷幽默的人(真的很冷),但是逻辑思维相当强。是个看上去就值得信赖的人。


【特殊能力】:无


【简单角色故事】:


ps.这个之前我有在学科拟人发过,没什么时间写别的所以发了这篇


          【Algebra/Geometry】万物皆数



万物皆数。

毕达哥拉斯是这样定义世界的。

对此,Algebra本人并不怎么接受这个“过高”的赞誉。

“好吧,”他摘下自己那副银色的、大概是金属框架的眼镜,合好放在一边,直视着对面翘腿坐在桌子上的人说,“即便世界中大部分的事物都与我有关,或者说有近似于我的存在,‘万物皆数’未免还是有些笼统。”

“哦,是吗?”Geometry略带着些笑意的眼睛回视上Algebra的,“你倒是说说看,有哪些例外?”

“Geometry。”Algebra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Geometry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眼角渗出些泪珠来。对此,Algebra只是一挑眉,不作声地等着Geometry笑完,显然是早已习惯了。

“我说,老兄,”Geometry终于停下笑,一伸腿从桌子上下来,靠在桌沿看着Algebra,“你难道不知道,几何完全可以被代数具体量化吗?”

“自然,”Algebra向后靠在椅子里,嘴角带着些笑意,“图形的角度、边长,函数图像,坐标系……等等诸如此类,顺便说一句,你压到我的眼镜了。”

“抱歉,”Geometry顺手拿起Algebra的眼镜挂在自己领口,毫不在意对方略玩味的眼神,“那你为什么……”

“你不是我。”Algebra打断了他,这位绅士很少这样打断别人,“你不是我,我可以量化你,但是你从来都不是我。那些线条,我可以赋予他们具体的数值,但是那并不是由数字组成的不是吗?数学绝不可能只有数字的存在而没有图形。”

Algebra的语速一贯很快,清晰而有条理地阐述自己的想法,Geometry被这一长串话堵得愣了几秒钟,随后摇了摇头,按了按眉骨,声音带着无奈的笑意,“我说不过你,Algebra,向来说不过,你是不是早预料好了,就为了让我再一次吃瘪?”

“并没有,”Algebra从椅子上站起来,整了整西装衬衫的领子和领带,他一向一丝不苟,“毕竟是你先提起来的。”

他一只手挂着西服外套,转过身向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了几步,又想起来什么,转回来凑近Geometry,后者正看着他的背影发呆,就被突然扑到颈边的温热的气息惊得一抖。

“嘿,放轻松,”Algebra低沉的声音震动着Geometry的耳膜,“我只是来拿我的眼镜。”

等到Geometry从刚刚暧昧的气氛中反应过来的时候,Algebra已经带上眼镜走向了自己的房间,他朝着Algebra的背影大叫,“Algebra,我敢保证,你绝对是故意的!”

“并没有,”Algebra强压住笑意,操着一本正经的声音说,“你自己把我的眼镜挂在领口的。”

而且,你太敏感了。当然,这句话Algebra没有说出来,毕竟他并不想看到自己的搭档、好友、兼恋人的脸像一只煮熟的虾一样。




————————————————————————

因为只让写一个人所以我只发了我比较喜欢的(因为我几何不好x)

Geometry的设定会在自己lof上发

最近在看JOJO和写thesewt的同人所以没什么时间写原创,设定就先这样,如果之后有成体系的世界观再补


【Theseus/Newt】Talent

#cp:Theseus  x  Newt

#是短小的甜饼,ooc warning


————————————————————————


talent,也为gift,意为“上帝赋予的礼物”。每个人从他出生那一刻起或多或少都会带些天赋。而上帝从来不会白给礼物,他自然会在某些方面扣除他的报偿。


Theseus Scamander对此深信不疑。


Theseus,赫奇帕奇级长,战争英雄,魔法部首席傲罗……他早已习惯在各种赞誉声中游刃有余地自如应对。精湛的魔法,优秀的能力,模范一般的工作态度……这样精英的人物似乎很难想象到他竟然会有不擅长的事情。


但他确实有,还困扰了他很多年。


Theseus Scamander不擅长处理他和他弟弟的关系。


在第一百零一次邀请Newt回来和他一起吃个晚饭被Newt直截了当的拒绝之后,Theseus找到了他和Newt共同的好友,Leta Lestrange,向她大倒苦水。


“我真的不明白,我和Newt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Theseus按了按皱紧的眉心,叹了口气。


“小的时候Newt从来不会不让我抱他,他还会自己扑到我怀里来。”


“他会让我蹭蹭他的小卷毛,亲吻他可爱的小雀斑。”


“他还会在我去霍格沃茨的时候掉眼泪,拽着我的手让我给他写信。”


“可是他现在不仅不让我抱他,连饭都不愿意和我一起吃。”


“老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天,Leta挑了挑眉,看着面前自己的精英上司像一只被丢掉的大型犬一样在咖啡桌前苦恼地支着脑袋,把脑袋里想把全魔法部的人幻影移形到这里看看他们的首席傲罗这个样子的想法打消掉,开口说,


“说真的,你总该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们变成这样的吧?”


得了,看着Theseus茫然的眼神,Leta知道这句话自己算是白问,刚想开口问点别的什么,Theseus慢慢地说到,


“大概是……我去参战的时候?”


“我去参战之前,Newt已经从霍格沃茨退学,拎着他的箱子四处乱跑,我出发的前一天,他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告诉我他不希望我去打仗,要知道,那时候他已经有三个月没回家了。”


“然后呢?你拒绝了,还和他吵了一架?”


Leta咬着吸管,饶有兴味地看到把脸埋在手里的Theseus露在外面的耳朵尖变红了。


“不……比那更糟……”


“我吻了他,在月光下。”


“我并不清楚为什么,但是你知道Newt来到我房间时看我的眼神吗,湿漉漉的,里面充满了对我的不满,还有担忧。”


“我看出来他在担心我时,我真是开心坏了,当我意识到我在做什么时候,我已经在吻他了。”


“我放开他之后,他张着嘴,看了我一会,什么也没说,幻影移形离开了。”


“之后我们就有将近两年没见面,我给他写了无数封信,但是他回给我的也只有寥寥几封。”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一口气说完的Theseus终于把脸从手里抬了起来,看到Leta以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瞪着他。


老天,他听到Leta这么说,你爱上你弟弟了。


当Theseus从咖啡馆里出来,他的脑袋里还回荡着Leta的话。


“老天,你爱上你弟弟了。”


他其实早就觉察到自己对Newt的感情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但是他一直告诉自己,那只是亲情。


隐藏在亲情的外壳下,他可以毫无顾忌的爱他。


没走出几步,Theseus看到了一个他熟悉的身影,没有过多思考,他追了上去,抓住那个人的肩膀,把他转过来,看到了那缕垂在额前小卷毛和分布在鼻头和脸颊的小雀斑。


“呃……Theseus,不,我是说,嗨,哥哥?”


你怎么在这?Theseus把没问出口的话咽了回去,他只是紧紧抱住他。


你是瘦了多少,为什么不给我回信,你有没有受伤,我爱你……这些话在Theseus喉头滚了又滚,最后,他只是闷闷地说,


“Newt……我很想你。”


他感觉到本来无措地放在一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又摩挲了两下,像是在安抚某种大型神奇动物。


他听到他的弟弟说,


“我也是,哥哥。”


好吧,把脸埋在Newt肩头的Theseus想,去他的亲情。


我爱他,我只是爱他而已。



fin.


————————————————————————


感谢看完,写得真的很乱wwwwww


【Algebra/Geometry】万物皆数

#cp:Algebra(代数)x Geometry(几何)

#是爱数学爱到癫狂而产出的作品(雾)

#代数和几何拟人,原创

#无脑意识流

——————————————————————————

万物皆数。

毕达哥拉斯是这样定义世界的。

对此,Algebra本人并不怎么接受这个“过高”的赞誉。

“好吧,”他摘下自己那副银色的、大概是金属框架的眼镜,合好放在一边,直视着对面翘腿坐在桌子上的人说,“即便世界中大部分的事物都与我有关,或者说有近似于我的存在,‘万物皆数’未免还是有些笼统。”

“哦,是吗?”Geometry略带着些笑意的眼睛回视上Algebra的,“你倒是说说看,有哪些例外?”

“Geometry。”Algebra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Geometry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眼角渗出些泪珠来。对此,Algebra只是一挑眉,不作声地等着Geometry笑完,显然是早已习惯了。

“我说,老兄,”Geometry终于停下笑,一伸腿从桌子上下来,靠在桌沿看着Algebra,“你难道不知道,几何完全可以被代数具体量化吗?”

“自然,”Algebra向后靠在椅子里,嘴角带着些笑意,“图形的角度、边长,函数图像,坐标系……等等诸如此类,顺便说一句,你压到我的眼镜了。”

“抱歉,”Geometry顺手拿起Algebra的眼镜挂在自己领口,毫不在意对方略玩味的眼神,“那你为什么……”

“你不是我。”Algebra打断了他,这位绅士很少这样打断别人,“你不是我,我可以量化你,但是你从来都不是我。那些线条,我可以赋予他们具体的数值,但是那并不是由数字组成的不是吗?数学绝不可能只有数字的存在而没有图形。”

Algebra的语速一贯很快,清晰而有条理地阐述自己的想法,Geometry被这一长串话堵得愣了几秒钟,随后摇了摇头,按了按眉骨,声音带着无奈的笑意,“我说不过你,Algebra,向来说不过,你是不是早预料好了,就为了让我再一次吃瘪?”

“并没有,”Algebra从椅子上站起来,整了整西装衬衫的领子和领带,他一向一丝不苟,“毕竟是你先提起来的。”

他一只手挂着西服外套,转过身向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了几步,又想起来什么,转回来凑近Geometry,后者正看着他的背影发呆,就被突然扑到颈边的温热的气息惊得一抖。

“嘿,放轻松,”Algebra低沉的声音震动着Geometry的耳膜,“我只是来拿我的眼镜。”

等到Geometry从刚刚暧昧的气氛中反应过来的时候,Algebra已经带上眼镜走向了自己的房间,他朝着Algebra的背影大叫,“Algebra,我敢保证,你绝对是故意的!”

“并没有,”Algebra强压住笑意,操着一本正经的声音说,“你自己把我的眼镜挂在领口的。”

而且,你太敏感了。当然,这句话Algebra没有说出来,毕竟他并不想看到自己的搭档、好友、兼恋人的脸像一只煮熟的虾一样。

fin.

——————————————————————————

是和朋友聊天的时候突然冒出的灵感,私设这两位都是英国人,因为最近很迷thesewt(等等这有关系吗),国籍和数学本身无关,个人喜好而已,可能会补设定和其他的文,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内不会写

ps.我不喜欢虾

【胜出】君色々移り

#曲名和部分灵感来自mafumafu桑的君色々移り

#国中咔x国中久,这里的咔虽然也欺负小久,但是没有原作狠(?)

#ooc注意

#和轰出前作一样,是送给自己的礼物,有时间会改

——————————————————————————

“喂,爆豪,今天晚上的夏日祭,要和我们一起去逛吗?”

几个穿着黑色学生制服的初中男生摇摇晃晃地走在街上,其中一个吊儿郎当两手交叠放在脑后的男生加快了几步,赶上走在最前面的金发少年,抻着脖子问他。

“得了吧,爆豪肯定有女孩子约的,对吧爆豪?”

另一个单手拖着书包的男生搭上被叫做爆豪的少年的肩膀,插嘴道,还朝刚刚发问的男生撇了个眼色。

“啧,烦死了!”爆豪胜己一把拍开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也不管抱着手哎呦哎呦叫了几声的那个男生,两手插着裤兜,脚下加快了几步,把一颗石子卷着尘土踢了老远。

那几人看他黑得像个锅底似的脸,也不敢再提这茬,打打闹闹到了个十字路口,爆豪胜己不耐烦地轰走那几个人,左拐右拐拐进一个小道。




“胜己,晚上你带小久去夏日祭!”

爆豪光己点着已经快比她高出一截的爆豪胜己的脑袋,气势把他压下去了一头。

“绝对!不能!半路撇下小久自己跑了!”

“我为什么要带那个废物……嘶!死老太婆,下手不会轻点!”爆豪胜己眉头揪在一起,话还没说完就又挨了自家老妈一个爆栗。

“怎么和你妈说话呢?给我听话点啊臭小子!”爆豪光己又捶了爆豪胜己几下,嘴里数落着爆豪胜己的不是,最后撂下一句话,

“总之,你必须带小久去,要不然就别想回家!”

揉了揉被敲得还有点发疼的头,爆豪胜己又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死老太婆”,眼前不由自主浮现起那个有着绿头发和一双绿色大眼睛、脸上还有几粒小雀斑的小废物来。

那个只会跟在自己后面说“小胜好厉害”的废久,那个明明是无个性还想考雄英英雄科的废久,那个被他怎么欺负都会露出让人讨厌的那种小心翼翼的微笑的废久……

爆豪胜己只觉得满脑子都被那墨绿色缠住了,心中一种没由来的烦躁。

“啊啊真是烦死了!”

“小……小胜……”

绿谷出久怯懦的声音在爆豪胜己身后响起,爆豪以为自己已经烦到幻听,回头一看,就看到绿谷站在离他十米左右的地方,两手紧紧攥着一侧的书包带,制服穿得板板正正的,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

“啊?”

爆豪胜己眯了眯眼,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紧张到浑身发抖的幼驯染。

“那……那个,小胜要是不愿意的话,不用带我去夏日祭的,我会和光己阿姨说的,因为小胜看起来好像……很烦恼的样子。”

绿谷出久舌头打了好几个结才说完这句话,眼睛四处乱飘,就是不敢看着面前的人,书包带都被他攥得有点变形。

爆豪胜己非但心中的烦躁没有下去,反倒上来了一股无名火,这自然是绿谷出久的错,他这样想着,理所当然地把它怪到绿谷头上。

爆豪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冷笑,他靠近绿谷出久,插在兜里的手此时拿出来了一只,掐着绿谷的下巴迫使他抬头。

“别做出这副自以为是的样子,”

爆豪胜己咬着牙,恶狠狠地像是威胁一样。

“我还用不着你来同情。”

绿谷脸颊上的软肉被掐的堆了起来,他向来泪腺发达,此刻眼睛里更是朦朦胧胧一层水汽罩了上来,嗫嚅着开口,

“不……我没有……”

爆豪胜己“切”了一声,甩开绿谷的下巴。绿谷本以为他下一秒就会打上来,闭上眼,脸上却没有传来想象中的疼痛。他睁开眼睛,爆豪已经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下来,淡淡丢下一句话,

“我答应的事情,我会做到”

绿谷看着爆豪胜己的背影,落日红色的余晖洒到他身上,金发反射着太阳早已不那么强烈的光。

小胜……有点不太一样……

绿谷揉了揉还有点疼的脸,暗自思忖到。




夕阳下沉得并不算慢,转眼间夜幕就笼罩了整个城镇。爆豪胜己的T恤被光己强硬地拽了下来,给他扔过一件浴衣。爆豪胜己磨磨蹭蹭才穿上,胡乱一系腰带,踩上木屐,又在门口让光己揪着灌了一耳朵“不许欺负小久”之类的话,扔下一句“我知道啦真是烦死了”就走出了家门。光己在后面骂了他一句臭小子,在门口叉着腰看着爆豪转弯向绿谷家走去,叹了口气。

这小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成熟一点。




木屐一点也不舒服。

爆豪胜己这样想着。说心里话,他对这个夏日祭根本没什么期待。每年都大同小异,有什么意思。

走在去绿谷家的路上,路灯下他的影子拖在他的后面,不远处的主街上嘈杂的声音顺着夜风传来过来。爆豪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第一次去夏日祭,他被套上不合身的浴衣,木屐还是一样不舒服,一只手拿着一个糖苹果,另一只手被光己牵着从人们腿间挤过去,嘈杂的声音吵得他很烦,想着快点回家。

然后他看见了绿谷出久。

绿谷被引子牵着,那么小一只,罩在同样不合身的浴衣下面,仰着带着几个小雀斑的圆圆的小脸,好像在问着引子什么。爆豪胜己看向他时,他正好放下脑袋看过来。他的眼睛清亮亮的,看到爆豪的时候眼睛里的光又亮了几分,绿谷笑了起来,是他一贯的那种笑容,眼睛弯弯的,他张开嘴,




“小胜!”




记忆中的童音和少年仍有些稚嫩的声音交叠在一起,爆豪胜己停住了,面前站着绿谷出久。

绿谷穿了一身墨绿色的浴衣,他一直很瘦,此时看起来更纤细了点。他有点窘促,看了爆豪一眼就把眼睛垂了下去,咬着下唇,站在离爆豪不远不近的地方。

“走吧。”

大概是因为回忆起了两人关系还没闹僵的时候,爆豪没叫他废久,也没有说别的什么,快走了几步,越过有点惊讶的绿谷,走到他的前面。

爆豪走出去好几步,绿谷像才回过神似的,应了一声,跟了上去。

主街被花灯装饰了起来,人们谈笑着,在街上行走。街道两边是各种小摊位,糖苹果、捞金鱼……都围着许多孩子,兴奋地摇着自家大人的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爆豪和绿谷之间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平衡,中间不多不少,隔着一个人的位置,谁都没有说话。

“小胜……”

爆豪突然觉得自己的袖子被拉住了,刚想回头骂这个对他好点就不知好歹的废久,一对上绿谷的眼睛,他的话却像是卡在嗓子似的。

绿谷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看到什么新鲜东西的孩子的眼神,就像爆豪第一次去夏日祭时看到的绿谷看向他的眼神一样。

绿谷一只手扯着爆豪垂下来的浴衣的袖子,另一只手指向前面。爆豪胜己顺着他的手看过去。

是风铃。

在鸟居前面,漆着红漆的栏杆上,挂满了透明的风铃。风铃里面有些彩纸装饰,和大红色的栏杆映衬着,倒像是还未散尽的烟火一般。

“……好漂亮……”

绿谷有些痴迷地看着那些风铃,夏日带着露珠和青草气息的凉风吹过,绿谷的发丝被撩起了几缕,那些风铃也随之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

“小胜,去看看吧?”

绿谷又拽了拽爆豪的袖子,略带乞求的眼神望着他。

被这样的眼神一看,爆豪只觉得心中像是有小猫挠一样,这种难言的感觉扰得他好不容易消失殆尽的烦躁又上来了。他猛地把袖子从绿谷手里扯出来,脸转向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地说,

“哼,也只有你这样的废物会喜欢那种东西。”

绿谷原本拽着爆豪袖子的手在空中僵了一僵,随即垂落到身侧。他没有应声。

沉默了一会,爆豪还想再说什么,转回头来一看,刚刚还站在他旁边的绿谷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在那里了。他心中一紧,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担心什么,抬头去看,只看到墨绿色的一绺卷发隐在人群中。




绿谷从爆豪胜己身边走开,走到人群中,随着人流走到鸟居前面,大部分人是往主街去的,所以这几乎没什么人,即便有这么多风铃。绿谷靠着栏杆坐了下来,缓和了一下踩木屐累的酸疼的脚,手里摆弄着一个风铃。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要生气,明明小胜对他的态度已经比平时好上太多了,可是……可是……

可是真的希望小胜还能像小时候那样对他啊……



第一次去夏日祭的爆豪胜己遇到了第一次去夏日祭的绿谷出久。

“喂,废久,连金鱼都捞不上吗?”

爆豪胜己挥着纸做的捕鱼网,在小池子里搅了一阵再拿出来,一条红色的小金鱼已经在那个捕鱼网里了。

“小胜好厉害!”

绿谷出久一脸崇拜地看着爆豪,又看了看自己的,自己的网都快破了,却一条金鱼都没捞到。原本闪着光的大眼睛也暗了几分。

“给你。”

一个小塑料袋伸到绿谷眼前,那条红色的小金鱼在里面欢快地游着。绿谷像是整个人都被点亮了,看向拎着塑料袋的那只手。

“诶?小胜,这个给我,真的没问题吗?”

爆豪胜己有些不自然地偏过头,把金鱼塞到绿谷手里,

“反……反正我还能再捞到,你这么废物肯定捞不到,我也不喜欢这只,给你算了。”

绿谷特别珍惜地把小金鱼拿好,眼睛弯成了月牙,

“谢谢小胜!”




风铃的声音把绿谷从回忆中拉回来,他回忆着当时的爆豪胜己,细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他和小胜,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样的呢?

还不等他整理一下和爆豪胜己相识的这几年的记忆,绿谷就觉得脑袋被人打了一下,力道不算重,他回头一看,爆豪胜己正站在他面前。

“小胜?你怎么……”

“废久你乱跑什么啊?!”

还不能绿谷站起来,爆豪就蹲下身,两只手掐住绿谷的脸颊,掐的绿谷呲牙咧嘴才放手。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实在不符合自己日常的表现,爆豪蹭得一下站起来,没好气地对还坐在地上有点发懵的绿谷说,

“起来。”

说完也不管绿谷,自顾自地往主街走,末了转过身来补上一句,

“我可不是担心你,要是让我家老太婆知道了又该唠叨了。”

绿谷眨了眨眼睛,看着爆豪走远的背影有点发傻,又掐了自己一把。

脸上的痛感告诉他这不是臆想的,小胜居然真的来找他了!态度也好了很多!

还没等绿谷给鸟居鞠两个躬,爆豪的声音就气急败坏地从远处传过来,

“废久,还不快点?”

“诶?好……好的。”




主街人比他们刚刚离开时还多,大概是烟火大会快开始了。爆豪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在人少的桥边喘口气。他想着刚刚对绿谷做的,跑过去找他和掐他脸什么的……

老子他妈这是在干什么啊!?

爆豪胜己更烦了,金发似乎比平时更立了一点,他完全搞不懂自己是怎么回事。这时候绿谷才勉勉强强挤出来走到爆豪旁边,爆豪本来想开口讽刺他两句发泄一下,突然的爆炸声把他的话语吞没了。

烟火大会开始了。

从深蓝色的天空上炸开第一朵烟花开始,接二连三窜上好几个火球,后面拖着的尾巴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然后在天空爆炸开来,火星在天空中停留不过几秒,各种颜色在这短短的几秒中混合到一起,然后一同落下,爆炸产生的光一下子照亮了看烟火的人们,又一瞬间暗下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像是爆豪胜己熟悉的硝化甘油的味道。

绿谷在第一朵烟花炸开的时候轻轻惊呼了一下,然后微张着嘴,两眼紧盯着天空。

真蠢啊,这副样子。爆豪胜己想。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看烟火,盯着绿谷看了。绿谷墨绿色的和服被烟火的光染上了金色,眼睛里倒影着整个夜空,大概是感受到了爆豪胜己的视线,他转过头来。

“小胜,”

“明年,还能一起来夏日祭吗?”

爆豪没有看那对盛着星辰和烟火的眸子,而是盯着自己的浴衣袖子,那里不知道从哪蹭了一块墨绿色的漆,就像是绿谷的眼睛的颜色。

“随便。”

他说。



fin.
——————————————————————————

拖了很久,突然勤奋写完了,告别一下我的夏天(明明已经立冬了而且在下雪x)

mafumafu的这两个曲子的曲绘真的美到爆啊,下次写该不会写轰出胜的朦胧月色了吧wwwww

我是废柴

今日也是有雪的一天。


傍晚的时候天有点发红,让我很怀念上个冬天通红的天。那时因为太喜欢那样的天空所以常常盯着天空听着歌坐到半夜。


不知道今年冬天会不会呢。


今日也是无作为的一天。


想着“要抢出时间学习”“要练数学”“要写新文”,但是也还是什么也没有做到呢。


音响里传出来カゼヒキ的声音,是最近循环的椎名桑的human,无感情的声音,平淡的曲调,重复的歌词,但是莫名的让人安心。


今日也是作为human活下去的一天。


人和人是有差距的。我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这点。


以为自己和别人一样,有时还为超过了很多人沾沾自喜,结果却是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就落了下来。


无论什么,写文也好,学习也罢,都是,赶不上的。


我大概真的很差吧。


坦然地接受了事实,自我厌恶已经够深了,所以完全感受不到更深的厌恶了。


只是加一个判定自己是废物的条件而已。


今日也是作为废柴的一天。


是执事久
衣服有参考

看完平哥画画莫名一种自己也能画的错觉
打开本子——拿出笔——想盲画平哥那个久——画完脸——想画西装久——画完领子——想画执事久——画完再看
。。。。。。。
是我高估自己了
人体根本不能看
好好的文手为什么想不开要画画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