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珝

在超越别人和自己的路上不断努力着!Plus Ultra!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作为しゅーず桑的假粉(bushi)我终于记住了一次他的纪念日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しゅーず桑九周年快乐啊,今后也会一直陪你走下去的呜呜呜呜呜呜呜,你永远是我最喜欢的唱见呜呜呜呜呜呜呜

是执事久
衣服有参考

看完平哥画画莫名一种自己也能画的错觉
打开本子——拿出笔——想盲画平哥那个久——画完脸——想画西装久——画完领子——想画执事久——画完再看
。。。。。。。
是我高估自己了
人体根本不能看
好好的文手为什么想不开要画画_(:з」∠)_

【轰出】不信症(1)

#非原著设定
#病人轰x心理医生久
#年下攻
#没有学过心理学,关于阿斯伯格综合症的定义源于百度,其他地方有错误万分抱歉
#名字是不信症结果在讲阿斯伯格综合症的故事x

————————————————————————————

那个病人,不是第一次坐在那里了。

绿谷出久抱着病历本,远远地望了一眼那个缩在墙角、头发半红半白的少年。

他大概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双手环抱着膝盖,安静地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双眼盯着脚尖前方的一小块地面,感受到绿谷看过来的目光,他抬起眼,回视绿谷出久。

绿谷从大学毕业实习到转正,作为心理医生也有了三年左右,见过的病人,虽说没有很多,但也并不太少。眼神往往会透露出一个人的内心,绿谷见过的病人的眼神,或是阴郁暗沉,或是不安多疑……但他从未见过像这个少年一样的。

那双眸子平静如一泓湖水,不带一丝感情,但很明显地传达出了一个信号。

我不信任你。

不要靠近。

绿谷出久接收到这个信号,自己也吓了一跳。的确,大多数病人都不信任他们的医生,但是……

但是绿谷总觉得,他的眼睛里,不仅仅是不信任那么简单,想再窥探清楚时,少年已经低下头去,不再看他。

“丽日,那孩子,是什么病?”

绿谷出久拽了拽身边同行的短发女医生,丽日御茶子的白大褂,轻声问道。

“嗯?你说轰焦冻吗,当时确诊的是阿斯伯格。”

丽日御茶子把头发夹到耳后,也转过头去,看着那个少年。

“阿斯伯格吗……”

阿斯伯格综合症,具有与孤独症同样的社会交往障碍,局限的兴趣和重复、刻板的活动方式。在分类上与孤独症同属于广泛性发育障碍,但又不同于孤独症,与孤独症的区别在于此病没有明显的语言和智能障碍。

绿谷出久默默在心里回忆了一遍当时背的定义,回想着那个少年,蹙起了眉头。

“但是……他的眼神……他与别人眼神交流时没有问题。”

“是的,当时前辈们也因为这个在确诊时犹豫了很久,但是趋于多方面因素,最后还是确诊为阿斯伯格综合症。”

“他来的时候我也跟着在旁边听前辈们分析了,因为他的临床表现很特殊。”

“他的语言能力没有缺失,但是因为幼年的家庭伤害,戒备心特别强,不信任任何人,和他人除了眼神接触没有更多交流,心理医生已经换了好几个了,但是效果甚微。”

“他左眼上那块疤,我们猜测他的病与那有关,但是他至今也不配合治疗,他的父亲,有名的那个集团总裁,轰炎司,把他送到这里后就没怎么来过,也难以向他了解病情。他是那种‘省心’的病人,于是我们就让他现在这里呆着,做他喜欢的事情。”

丽日御茶子看着少年的侧影,叹了口气,拍了拍看着轰焦冻若有所思的绿谷的肩膀。

“走吧,小久,关于他,我也就知道这些了。”



“我想成为轰焦冻的主治医师。”

绿谷出久站在主任办公桌前,盯着相泽消太带着血丝的眼睛,坚定地说。

“嗯……轰焦冻吗……”

相泽看了看他,随手抽出一本病历,翻看着,开口道。

“他的主治医师已经换了好几个了,不是什么容易治疗的病人,你才刚转正没多久,经验也没有那么足,确定吗?”

绿谷的眼神没有动摇,双手攥成拳放在身侧。

“确定,不光是为了他,像您说的,我经验还不够,这次治疗,如果可以治好他的话,也算是给我增加了经验。”

“而且……”

绿谷垂下头笑了笑,绿色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垂在额前。

“病人容不容易治疗,还是要看医生不是吗?”

“作为心理医生,我的职责,是尽可能让我的病人痊愈。”

“让他们能看到阳光。”

“我想让轰焦冻看到阳光。”

相泽消太看了这个自己一手带起来、也才不过二十多岁的青年,心笑不到三年,他就从当时初诊都紧张的发抖但还是努力对病人微笑的实习医生变成了能这样坚定地说出想要让病人看到阳光的医生了啊。

有点专业心理医生的样子了。

“好。”




绿谷出久按着护士的指示,来到了医院后面的园子里,那是给病人放松休息的地方,在一个偏僻的、没有阳光的地方找到了轰焦冻。他正拿着几只画笔,在纸上描绘着什么。

听到脚步声,轰焦冻抬起了头。绿谷和他的距离比当时近,于是再次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清楚的发现他的两只眼睛瞳色不同。

绿谷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过来,对着轰焦冻露出一个可以称上他最灿烂的笑容。

“你好,我是绿谷出久,你的新主治医师。”

tbc.

————————————————————————————
看情况写后续
另外补充设定,茶茶比绿谷进医院早算是前辈,是友情向
轰君对于画画有热衷

在外面坐了一会,心情好了一点
想起来今天穿的是轰焦冻配色的衣服

父亲喝多了。
我顺手把水杯给他让他喝水。
他好像很开心。
一直在说“有我姑娘这一杯水就够用了。”“够活一辈子了。”“死了也够了。”
是醉话。
再看他已经哭了。
我也好难受啊,我不知道要怎么办谁来救救我……对不起,我对于亲情这种与感情相关的东西,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于是再次落荒而逃了,让妈妈停在车库前自己下去说要散步。
对不起。

【轰出】四季折々に摇蕩いて

#文名和文章部分灵感来源四季折々に摇蕩いてATR的歌,很喜欢这首,是pv的链接,这个pv真的很美,很让人舒服的风格w
#非原著向,是很平淡的感情
#最近心情不好,送给自己的礼物,有时间会改

————————————————————————

绿谷出久有一种怪病。

每至一年终末,新年伊始之时,他就会忘却上一年的大部分事情。

于是绿谷出久每到新的一年都要问一遍亲朋好友上一年的事情,然后记到本子上。就这样,磕磕绊绊的,他也算是带着儿时回忆,一路成长起来了。
有遗憾吗?自然是有的。

“……不过果然还是想自己记住那些美好的事情啊……”绿谷不止一次这么说过。每次说的时候,他的眼神就会飘向远方,似乎是在努力回忆那些被记到本子上、但已经被大脑忘记的事情,但很快笑意就飘回到他澄澈的大眼睛里,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失神一样,调皮的眨眨眼,脸颊上的小雀斑似乎也随着这个动作活泼了许多,“但是每一次回顾的时候都有一种再一次经历这些事的感觉,再一次有了那些美好的感受,也挺值的。”

这种怪病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困扰,对于他来讲,不忘记任何一个人就已经很满足了。

但是……在遇到轰焦冻后,一切都有些不同了。



轰焦冻有一种怪病。

他能记住从小到大一切发生的事情。只要是他见过的、经历过的事情,一个细节都不会落下,像是录像一般刻在他的脑子里。

这种对于旁人来说做梦都想得到的“超能力”,轰焦冻却万分厌恶。他所经历的一切,快乐的,不快乐的,都是无法忘记。特别是那些带给他痛苦的回忆,常常会不经意地冒出来,循环往复地折磨他,他常常不堪其扰,把自己丢到睡梦中获得短暂的清净。

但是……在遇到绿谷出久后,一切都有些不同了。



他们的相遇未免过于平淡无奇,是暮春的一个晚上,在一棵两人尽全力伸开双臂才堪堪能环抱的一棵老樱花树下。

大概是正值樱花开放的好季节吧,树下聚集了一对对赏花的情侣和牵着小孩子的夫妻,即使是夜晚倒也热闹。

绿谷是应了绿谷引子,出来去便利店帮她买袋糖。而轰是受不了坐在家中那种回忆涌来的感觉,出来散心。他坐在离樱花树不远也不近的一条长椅上,注视着人群,身上自带的那种气场给他和赏花的人之间隔了一道无形的屏障。

感觉自己的屏障好像被什么人打破了。轰焦冻转头看向侧面,对上了一双绿宝石一样的眼睛。眼睛的主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拿着便利店的塑料袋的手挠了挠带着小雀斑、还有些婴儿肥的脸颊,试探地问道:“请问……我可以坐在这儿吗?”

轰焦冻愣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这个请求还是因为眼前这个看起来就很幼的绿发少年声音也像小孩子一样软软的。

绿谷看他看了自己半天却没有任何回应,以为他认为自己是来搭讪的,涨红了脸,手忙脚乱地解释道:“那个……我不是来搭讪的,我是看你……”看你一个人太孤单了。

“坐吧。”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绿谷看着已经把头转回去、继续盯着樱花树的轰,收住了还未出口的话,略有些拘谨地坐在长椅的另一边,视线开始四处乱晃起来。

不知是哪家的小孩子的风筝断了线,做成个燕子型的纸风筝顺着风正好飞到绿谷脚下。绿谷拾起来,四下打量着,视线锁定了不远处一个紧紧攥着断了的风筝线和自己的衣角、皱着个包子脸、一副想要上前还不敢的小男孩。绿谷走了几步,靠近小男孩,半跪在草地上,笑眯眯的把风筝递给他:“小朋友,这个,是你的吧?”

小男孩点了点头,皱成一团的小脸瞬间展开了,对着绿谷绽放出了一个笑容,清脆的童音从他嘴里传来:“谢谢哥哥!”

绿谷揉了揉小男孩的头发,站起来要坐回到长椅上去,嘴角还带着一丝笑,就发现刚刚还在盯着樱花树发呆的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看着他。

被陌生人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的绿谷轻咳了一声,避开轰的眼神,坐到了刚刚的位置。还没坐稳,身边就传来了那个清冷的声音,“你很擅长和小孩子相处?”

“不……也没有……就是……就是……”绿谷就是了半天也没就是个什么出来,尴尬地打了个哈哈就略过了这个话题,默默念叨着自己为什么被别人看一下就结巴真是太没用了,把他的碎碎念一字不落的听到了的轰也装作没听见。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中。

天越来越晚了,樱花树下的人也越来越少,绿谷出久才想到自己是被支使来买糖的,这个时候早该回家了,蹭的一下站起身,转头就要走。

“你叫什么名字?”

被这冷不丁的一句话吓了一跳的绿谷一下子刹住了脚步,转过头来像小学生被叫起来回答问题一样大声说:

“绿谷出久!”

对方轻笑了一下,自己也意识到丢脸的绿谷立即脸烧得通红,头低得都快埋到地里去了。

“轰焦冻。”

被这三个字弄得愣了一下的绿谷抬起头,才看到坐在他身边这个人的全貌:半红半白的头发、异色的瞳孔、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左眼那块深红色的疤痕,非但没有让他这张脸变得不堪入目,反而是多加了一层奇异的美感。

春日带着樱花香气的暖风微微吹过,粉色的樱花花瓣如雪一般纷纷散落,落在轰焦冻红白色发的交界处。

“我的名字。”

这句话又把绿谷扯回到现实来,他看着轰焦冻,眨巴眨巴眼睛,突然对着面前的人鞠了一躬,“是,轰君!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然后提着装着糖的袋子一路小跑走了。

轰焦冻看着绿谷离开的方向,又笑了笑,眼睛里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柔和。

这个绿谷出久,不仅长得像小孩子,性格也像小孩子啊。

绿谷回到家,把糖给了引子,说自己顺便在外面坐了一会,随便扯了个借口就跑回了屋,拿出自己的本子,翻开新的一页,在上面端端正正写了三个字,

“轰焦冻。”

是想要记住的人,因为他的那种感觉。绿谷合上本子,想着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的轰焦冻散发出来的那种孤独感和他那张属实好看的脸。

会记住的吧。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而另一边的轰焦冻也回了家,躺在床上,没有像往常一样很快就闭上眼睛让自己入睡,而是在眼前描摹了
一遍绿谷出久的样貌。

记得很清楚。

轰焦冻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病还是有点好处的。



再见是在仲夏,是当地的夏日祭。绿谷穿着墨绿色的浴衣,踩着木屐,手里还拿着一个糖苹果,转来转去,想找一个看烟花的好地方。不知怎么就转到了那棵樱花树下。

此时樱花的花期已经过了,空留一树繁茂的枝叶和恼人的蝉鸣声。绿谷凑到树旁,想看看能不能寻到几个还没掉落完全的小花,头顶上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绿谷?”

绿谷下意识抬头一看,层层叠叠的墨绿色间出现了一抹红白色,绿谷吓了一跳,手里扒拉的叶子都被揪了下来,他在大脑努力搜索着这个熟悉的配色和声音,试探地问了一声,

“轰……轰君?”

“嗯?”

轰焦冻伸手拨开挡在自己和绿谷前的树枝,看着愣愣地抬着头、手里还攥着几片叶子和一个糖苹果的绿谷出久。

“你怎么在这里?”

目光交接的一刹那,两人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然后又不约而同地同时噤了声。

“啊,那个,从上次见面就没有再见啊,轰君也是来看烟火吗?”

心里想着“这次一定不要那么丢脸”的绿谷出久率先打破尴尬,像是要赶开什么一样在眼前挥了挥手,笑眯眯的开口说。

“嗯,这里看得比较清楚。”

轰焦冻有些不自然地偏了偏头,回答道。那个绿发少年的眸子里像是盛满了夜空似的,晃得他有些乱了心神。

“要上来吗?”

绿谷看着面前伸过来的一只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递给了轰焦冻,另一只手扶了一下旁边的枝干,只是轻轻一借力,就登上了树。轰焦冻只觉得掌心被一个软软的、暖和和的东西碰了一下,还没从那个触感中反应过来,绿谷已经坐在了他旁边。

“啊——果然这个地方视野很好呢。”

绿谷晃荡着脚,咬了一口拿在手里半天的糖苹果,含糊不清地说。

“轰君很常来这儿吗?”

被问到的轰焦冻默默移开视线,把目光投到了远方。

“只是无聊的时候会来散心罢了。”

这一次没有等他们再次陷入沉默,天边就炸开了第一朵花火,火星散落在漆黑的夜空上不到一瞬又落下去,随即又接连炸开几朵更大的,绚丽的色彩混合到一起,破碎的光照亮了夜空的一角。

烟火大会开始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使得不停叫着的蝉都暂时得歇了气,绿谷目不转睛地盯着被烟花填满的天空,不自觉地长长出了一口气。轰焦冻看着绿谷的样子,心中不觉好笑,夏日祭和烟火大会是每一年都有的,而他现在的样子,就像从来没有见过一样。

那些已经刻在大脑里的东西,对于轰焦冻来讲也只是大同小异而已。

最后一朵花火的火星在天边划过一道亮光,四周又陷入了夜晚的寂静,蝉又开始吵闹起来。绿谷恋恋不舍地看了天空好一会,才意犹未尽似的收回目光,嘴里喃喃自语道,

“真想把这些记下来啊。”

“都记下来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轰焦冻接收到绿谷看过来的眼神,也转过头去,那双绿宝石一般的眼睛还像初见时一般澄澈。少年因为夏日的闷热额角渗出了细细的汗珠,沾湿了额角的碎发,夏夜带着青草和露珠还有一点点烟火燃尽的硝烟气味的风微微吹动了那几丝碎发,又飞入云间。

“真羡慕你啊,轰君。”

少年盯着他的脸,没头没脑地冒出了一句话。

“以后可以多见面吗?”

“好。”



倒像绿谷说的那样,他和轰焦冻在夏日祭之后又陆陆续续见了几次面,明明认识不算久,却已是好友一般的相处模式。但两人却像是心照不宣一样,都没有提起关于自己的怪病。

初秋,漓漓秋雨倾洒而下,细密如花针的雨丝在略微有些寒凉的秋风中摇晃着坠落。绿谷和轰焦冻本是约了在樱花树下散步的,现在看来这计划也是泡汤了。
绿谷看着发旋已经被细雨打湿的轰焦冻暗自想。

“走吧。”

轰焦冻从树下走出来,没有听到绿谷跟上来的脚步声,回过头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轰君……雨……没关系吗?”

绿谷看了一眼仍旧阴沉着的天空,攥紧了手中的伞。

“没事的,只是小雨。”

轰焦冻转回头去,把手放在口袋里向前走去,听到绿谷有些急促的脚步声,略微放慢了步伐。他突然觉得头上好像没有冰凉的雨滴了,抬头时头上已经多了一把伞。

“不介意的话,用一把伞吧。”

绿谷把胳膊举高了一点,为了让个子比他高的轰焦冻也能进到伞下不被淋湿,但伞却被轰焦冻举了起来。

“我来打吧,会方便一点。”

轰焦冻的手很稳,哪怕是在走动的时候伞也不会晃得很厉害,但一把伞对两个人来说还是有点小,轰和绿谷的肩膀都被淋得有些湿。

“冷的话,靠近一点也没关系。”

轰焦冻说完这句话,余光瞟到绿谷的脸似乎有一点红,确实是往他这边靠近了,肩膀上传来了另一个人的体温。

“手冷的话可以放到我的口袋里。”

过了几秒钟,轰焦冻感觉自己的口袋被一只手撑开了。

“失……失礼了。”



是新年的前一天半夜,这里的大部分人都聚集到街上,或是去新年集市上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奇东西,或是和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一起等到这座城市里的大钟敲响新年的钟声。

绿谷出久陪着妈妈出了门,引子要去集市,把绿谷出久一个人留在街上,让他自己去闲逛。绿谷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乖乖的把妈妈送到集市口,自己走到了那棵樱花树下。

果不其然,轰焦冻在那里,坐在他们初识时的那张长椅上。

深冬,地上已经积了一层雪,绿谷无论怎么放轻脚步,也总还是有声音,索性就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

听到脚步声,轰焦冻像是知道是谁一样,并没有急着转身,而是开口道,

“你来了啊。”

绿谷坐到他旁边,把冬衣裹得更紧了点,呼出的起在脸前凝结成了白雾。

“是啊,轰君没和家人一起吗?”

轰焦冻沉默了一会,最终也是摇了摇头。

绿谷咬着下唇,过了一会,才开口道,

“今年……要过去了啊。”

“说起来,轰君知道吗,有一种病,每到新的一年开始的那一刻,会忘记上一年的大部分事情。”

“真不巧啊,我有这种病。”

绿谷说完了这些,偷偷抬眼打量着轰焦冻的表情,想知道他对此是什么感觉。但是轰焦冻没有什么别的表情,像他以往一样,一脸认真的听着。看他没有要继续说的意思,才对上他的眼睛,说,

“就是说……这一年的事情,你都会忘记?”

绿谷点了点头。

“连我……也会忘记?”

轰焦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并没有什么变化,但绿谷总觉得有一种紧张感透在里面,赶忙摇头。

“不不不,那倒不会,只是和他们发生的事情会忘记。”

“我明白了。”

轰焦冻像是在沉思一样慢慢点了点头,正当绿谷想安慰他大部分事情他都记在本子上了不会忘记什么重要的时,轰焦冻说,

“我也……有一种病。”

“会记住发生在我身边的任何事情,事无巨细,都不会忘记。”

“我会……帮你记住那些你忘记的事情。”

话音刚落,那个象征新年到来的钟声回荡在了这座城市,远处的人群爆发出了欢呼声,新年的喜悦席卷了所有人,轰焦冻低头看向绿谷出久,后者向他眨眨眼睛,微笑道,

“轰君的话,我记住了。”

fin.
——————————————————————————

谢谢看完
只选取了四季来写,因为要写更多的话就太长了
一种友人而上恋人未满的感觉
两个人都对对方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但是都没有说
是别扭的人谈恋爱www

颜珝,称呼随意
是个写东西的,但写的很垃圾
万年蹲坑咸鱼,不定时更新
非常杂食

————————————————————————
以下是目前主混的圈子里萌的cp和雷点

小英雄主食胜出,轰出,欧相
雷轰/咔x女久,天雷轰/咔右位、轰百、胜茶
文野主食all芥
雷点少
其他圈子也有嗑cp

————————————————————————

本命芥川龙之介(也是作家粉!死忠的那种!)
是轰出胜三人厨+渡我厨
这里会堆一些自己的随笔原创之类的东西

————————————————————————

以下是关于写文的一些特点

是清水系文手
文风不固定,但很憧憬“像夏日带着露珠和草叶气味的晚风”一样的文字,在为之努力着
专业写曲梗x
————————————————————————

会继续努力的

太阳镜中的污浊

透过太阳镜的镜片看这个世界,似乎一切都变得脏兮兮的。

他看着眼前翻滚的浊浪若有所思。这片湖的水本应是碧绿澄澈的,波光粼粼,在阳光下亮晶晶的,而不是现在在他看起来这样,灰黄色的、像是下水道的污水一般。

啊,对了,一定是太阳镜的问题吧。

他抬手想把架在鼻梁上的太阳镜摘下来,指尖触碰到的却是温热的皮肤。

早上……好像忘了戴太阳镜来着。

——————————————————————
练笔
是今天的所见所感

现在写东西和看自己之前写过的东西就很难受
总是想写出什么更好的有意义的文字而写出来的却是这样的东西
我喜欢的cp间的情感,在我的文字里过于的不真实
“他们本不该是这样。”
我一直是这么想着的
但是对于我来说,我所希望的他们的相处模式,自己也难以搞清楚,因为自己的心境太容易变化了
找不到自己习惯的文风,一直很喜欢那种像夏日夜晚的风一样清爽的文字,但是至今也并没有做到
平时也很忙,想要静下心来写点什么的时候发现大脑一片空白
感觉自己的知识真的储备太少了,以至于甚至无法控制文字去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需要学的还有很多啊